<bdo id="imm2m"><noscript id="imm2m"></noscript></bdo>
  • <menu id="imm2m"><table id="imm2m"></table></menu>
  • 機房360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業界動態 ? 碳量化、碳定價與碳金融是雙碳利器

    碳量化、碳定價與碳金融是雙碳利器

    來源:和訊網 作者: 更新時間:2022/6/17 9:33:28

    摘要:減碳過程中,碳交易是業界公認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北京的試點已可印證。王乃祥介紹稱,北京碳交易試點運行八年多來,激發了企業主動開展清潔能源轉換等工作,如北京排水集團、北京公交集團等企業,通過節能改造、公交車“油換電”等方式持續推動減污降碳工作。

      從2020年9月我國提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至今一年多來,綠色金融議題持續受到關注。其實減碳、環保、可持續發展的綠色金融在我國已迅速發展,但很多問題還在討論中,例如經濟增長和減碳怎么平衡?企業如何結合碳減排目標來發展?碳交易市場會發揮怎樣的作用?

      圍繞這些問題,新京報零碳研究院近期對話了北京綠色交易所董事長王乃祥。王乃祥表示,“碳達峰碳中和”會提供經濟增長新動能,拉動新的投資,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與經濟社會發展不矛盾。結合碳減排目標,企業可以碳資產管理為切入點,通過綠色信貸等金融手段將資產價值最大化,同時加強技術研發和能力建設。

      減碳過程中,碳交易是業界公認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北京的試點已可印證。王乃祥介紹稱,北京碳交易試點運行八年多來,激發了企業主動開展清潔能源轉換等工作,如北京排水集團、北京公交集團等企業,通過節能改造、公交車“油換電”等方式持續推動減污降碳工作。

      在碳交易體系中,還離不開能夠幫助企業和居民算清“碳賬”的碳賬戶。據了解,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主管部門指導下積極搭建北京綠色項目庫及企業碳賬戶,為本市所有企業及項目建立碳賬戶,進行碳排放和碳減排核算。

      北京綠色交易所的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8月的北京環境交易所,發展至今已是全國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環境權益交易市場之一。

      雙碳提供經濟增長新動能,與經濟社會發展不矛盾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很多人現在還很模糊,“綠”的標準是什么?比如近年高污染、高碳排放的行業開始改用清潔煤了,但清潔煤在2021年的綠色債券指導目錄中被剔除,所以應該說它是“綠”還是“非綠”?類似情況該如何界定?有學者用經濟學指標度量,即單位排放所對應的GDP,是否合理?

      王乃祥:什么是“綠”,是一個較為復雜的問題??梢試L試從“絕對綠”和“相對綠”兩個維度去理解。其中,從碳排放的角度看,“絕對綠”是指零排放甚至負排放的活動,即所謂的零碳或負碳;“相對綠”是指低排放的活動,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低碳。

      從綠色金融角度,對“綠”的標準或許可以從綠色金融支持的領域中尋找答案,比如人民銀行等七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就明確對綠色金融進行了定義,是指為支持環境改善、應對氣候變化和資源節約高效利用的經濟活動,即對環保、節能、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項目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務。上述金融服務支持的領域,應該就是七部門用列舉方式界定的綠色范疇。

      關于清潔煤的問題,是“綠”還是“非綠”,從不同的維度和時間節點做出的判斷也是不同的。從現實國情出發判斷,清潔煤是相對“綠”的能源;但從碳中和角度,清潔煤還是不夠“綠”的。

      “綠”和“非綠”的度量指標是非常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2021年10月,在我國政府向聯合國更新提交的《強化應對氣候變化行動——中國國家自主貢獻》文件中,提出到2030年碳排放強度比2005年下降65%以上等目標。因此,碳排放強度也可以考慮作為度量綠色的指標之一。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說到GDP,我國要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同時也要兼顧經濟穩定增長。請問應該如何平衡“碳達峰碳中和”與經濟社會發展間的關系?二者之間有矛盾嗎?

      王乃祥:中央對處理好發展和減排之間的關系一直高度重視。今年1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實現“雙碳”目標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變革,不是輕輕松松就能實現的,要提高戰略思維能力,處理好四對關系:發展和減排的關系,整體和局部的關系,長遠目標和短期目標的關系,政府和市場的關系。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也明確提出,有序推進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堅持先立后破、通盤謀劃,推進能源低碳轉型。

      如果把碳達峰碳中和與經濟社會發展割裂開來看,就很容易把兩者對立起來,顧此失彼。但實際上,不管是一個地區、一個行業還是一個企業,你很難把這兩方面工作真正分割開,它們本來就是一體兩面,必須統籌協調、平衡推進,不能攻其一點不及其余,不能走極端、轉急彎,也不能一動不動、無所作為。如果你更多從積極的角度看待,就會發現減排其實是良藥,為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為經濟轉型提供了倒逼機制,為我國提供經濟增長的新動能,進一步推動經濟結構的調整,將改變各個行業的結構和面貌,拉動新的投資,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所以,在發展和減排方面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平衡點,小步快跑、協調推進,幾年后再回過頭來看很可能又是一番新天地,當年的轉型痛苦未嘗不是別開生面的禮物。

      四大瓶頸急需突破:建立機制防止項目“洗綠”等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去年末國務院印發的《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提出,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源消耗要比2020年下降13.5%,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要比2020年下降18%。按照目前的發展模式是否能實現這一目標,現有的技術和資金能否支撐能源轉型?有哪些是急需突破的瓶頸?北京綠色交易所參與起草的《碳金融產品》標準將在金融資源進入綠色領域方面提供哪些指引?

      王乃祥: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中國向來是言必信行必果,做得始終比說得多。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召開前,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碳排放強度2020年將在2005年基礎上下降40%-45%,這個目標在2020年“十三五”期末早已超額完成。當前,中央對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高度重視,已經密集出臺了“1+N”的政策體系,國務院印發的《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就是上述政策體系的重要內容,我們相信這些政策規劃提出的目標一定能夠實現。當然,要落實上述目標挑戰肯定會非常大,需要在發展模式方面做很大的調整,同時技術和資金支持都要跟上。發展模式和技術創新都是很大很復雜的問題,我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們作為交易所更關注的是資金支持和資源配置。

      不同機構不同口徑的測算都表明,中國實現碳中和至少需要百萬億元量級的資金投入。目前任何一個測算結果都是天量,是現有的綠色金融市場還遠遠難以支撐的,但另一方面也為金融市場的綠色化轉型創造了歷史性的機會。

      為了順應和推動上述轉型,我們認為有四方面瓶頸急需突破。一是需要建立碳核算工具,并逐步將碳核算全面運用到投融資過程中,確保對投融資活動的碳排放、碳減排量化影響做到心中有數。二是需要建立幫助各類金融機構批量、精準對接綠色項目的機制,防止主體和項目的漂綠、洗綠行為。三是需要更豐富、更多樣化的綠色融資工具,滿足不同主體、不同項目的個性化融資需求,實現綠色金融的供給側改革,更好地支持全社會綠色低碳發展。四是需要不斷完善相關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你提到的《碳金融產品》標準也是其中的重要內容。

      《碳金融產品》標準在碳金融產品分類的基礎上,給出了具體的碳金融產品實施要求,為金融機構開發、實施碳金融產品提供指引,有利于有序發展各種碳金融產品,促進各界加深對碳金融的認識,幫助機構識別、運用和管理碳金融產品,引導金融資源進入綠色領域,支持綠色低碳發展。今年4月,《碳金融產品》標準已由證監會發布實施,作為參與起草單位之一,未來北京綠色交易所會積極協助金融機構應用推廣《碳金融產品》標準,服務綠色低碳投融資活動,同時根據市場實踐反饋和其他起草單位一起修訂完善該標準。

      正搭建北京綠色項目庫,企業自身要加強能力建設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金融機構判別一家企業“綠”“非綠”或者有多“綠”,前提是不是企業需要有足夠多的信息披露?

      王乃祥:金融機構判別企業“綠”否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需要很多必要的前提條件,比如評價標準、基礎設施、信息披露等等,核心都是要有真實、準確、及時和完整的信息作為判斷的依據。因此,企業的環境信息披露是關鍵,相關的綠色金融標準是關鍵,相關的綠色金融基礎設施也是關鍵。為了更好地服務企業開展環境信息披露和金融機構開展綠色評價,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積極參與相關綠色金融標準編制,推進綠色金融基礎設施建設。

      與此相關的綠色金融標準,包括環境信息披露標準和綠色評價標準。環境信息披露標準方面,去年人民銀行發布實施的《金融機構環境信息披露指南》標準,就是工商銀行(601398)牽頭、北京綠色交易所等機構參與起草的;目前,我們還在積極參與證監會關于上市公司和債券發行人環境信息披露相關標準的研究起草,以及企業ESG相關團體標準和行業標準的研究起草。綠色評價標準方面,在北京市金融監管局指導下,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組織專家團隊研究起草北京市綠色融資企業及項目的評價辦法,為綠色企業與綠色項目提供評價依據。

      為了幫助金融投資機構更便捷地進行投融資綠色評價,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積極建設相關的綠色金融基礎設施。在2021中國綠金委年會上,北京綠色交易所與北京綠色金融協會、評安國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發布了“企業ESG信息管理和披露系統”,可為企業提供專業化、信息化、自動化、定制化的ESG管理和信息披露一站式、全流程服務。

      目前,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市金融監管局等主管部門指導下,積極開發建設企業環境信息披露系統、北京綠色項目庫和企業碳賬戶體系等綠色金融基礎設施,為服務綠色信貸和氣候投融資等綠色投融資活動做好準備。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目前我國企業相關信息的披露情況如何?

      王乃祥:2020年12月,中央深改委第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環境信息依法披露制度改革方案》,隨后國家密集出臺了一系列環境信息披露相關的政策。

      目前,我國正在企業和金融機構兩方面加快推進環境信息披露的相關工作。在生態環境部《企業環境信息依法披露管理辦法》和證監會關于環境信息披露的內容和格式準則發布實施后,相關企業開展環境信息披露已經進入規范化軌道。金融機構環境信息披露方面,2021年人民銀行重點針對碳核算和碳披露等工作進行了部署,目前各地綠色金改試驗區正在按照人民銀行發布實施的《金融機構環境信息披露指南》,推進相關金融機構環境信息披露工作。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對企業結合碳減排目標來發展,您有何建議?北京綠色交易所作為雙碳管理公共平臺和綠色金融基礎設施,在企業踐行ESG及實現碳中和的進程中,可以提供哪些支撐服務?

      王乃祥:碳達峰碳中和是各國在經濟社會層面進行的一場系統性的全面轉型。企業要抓住機會,迎難而上主動作為,以能源消耗和排放管控為依托,以碳管理作為切入點,在技術研發、運營管理、投融資和能力建設等方面進行系統提升。技術研發方面,要加強低碳技術的研發創新和外部合作,為企業低碳轉型和產業升級提供技術保障。運營管理方面,要加強能源消耗和碳排放的監測統計與核算分析能力,摸清家底、優化管理,堵住跑冒滴漏。投融資方面,要加強CCER等碳資產開發管理,通過碳市場交易、碳資產抵質押以及與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等金融產品的結合,實現資產價值的最大化。能力建設方面,不但要通過培訓持續加強團隊成員的低碳管理、碳資產管理交易等方面的水平,還要通過信息披露強化面向政府、公眾和金融投資機構的持續溝通能力,不斷提升企業形象,增進企業價值。

      北京綠色交易所作為雙碳管理公共平臺和綠色金融基礎設施,在企業踐行ESG的過程中,可以通過“企業ESG信息管理和披露系統”,為企業提供ESG信息管理評估、披露報告一鍵生成和發布披露,以及ESG相關能力建設服務,北京綠色交易所與評安國蘊合作研發的ESG培訓項目正在陸續推出。在企業實現碳中和的過程中,北京綠色交易所可以提供涵蓋碳量化、碳定價和碳金融相關的全流程系列服務,為企業開展碳核算、碳資產開發管理、碳交易、碳資產抵質押融資和掛鉤CCER的綠色投融資提供支持,同時通過咨詢、培訓等方面的能力建設服務幫助企業全面提升碳管理能力。

      北京試點碳市場成交價全國最高碳交易積極助力北京降碳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各個城市間碳排放的總量差異也很大,北京碳市場交易為北京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發揮了積極作用,請介紹下目前北京碳市場的交易機制、控排機構數量、交易規模等,有哪些可復制推廣的經驗?

      王乃祥:北京市碳排放權交易試點自2013年11月28日開市以來,已平穩運行八年有余。北京碳市場共納入了900家左右二氧化碳年排放量在5000噸(含)以上的重點排放單位,覆蓋了發電、供熱、石化、水泥、交通、服務等八個行業。在確保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北京碳市場已經形成了以北京市碳配額和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為基礎,涵蓋林業碳匯、綠色出行減排量等多種產品的市場交易體系。2021年碳配額線上成交均價72.86元/噸,最高突破107元/噸,在全國7個試點碳市場中價格最高;截至2021年底,北京試點碳市場各類產品累計成交量達9336.77萬噸,累計成交額30.03億元。

      北京市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制度完善、市場規范、交易活躍、監管嚴格,倒逼重點排放單位提高節能減碳意識,增強了控制碳排放的主動性,也有效激發了企業主動開展清潔能源轉換、管理水平提升等手段實現減污降碳。作為北京最大的排放行業,電力行業排放強度呈明顯下降趨勢;北京排水集團、北京公交集團等企業,通過光伏發電、節能改造以及公交車“油換電”“油換氣”等方式,持續推動減污降碳工作。

      新京報零碳研究院:個人可以怎樣參與其中?近期多家銀行上線了碳賬戶,量化和記錄個人的低碳行為,按照統一市場的設想,未來各家之間會打通嗎?個人積累的碳積分是否也能交易,還可以有哪些激勵用戶踐行低碳的方式?

      王乃祥:碳達峰碳中和離不開個人參與,一是通過參與碳市場交易影響碳定價,二是通過參與碳普惠量化活動擴大行為減碳,前者大家關注度高,后者實際影響力大。

      你提到的多家銀行上線碳賬戶量化記錄個人低碳行為,實際上屬于碳普惠范疇,這也是現階段個人可以普遍參與的方式,也是通過低碳生活方式支持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體現。普惠更多側重于宣傳引導,限于技術條件和成本等因素,碳量化的要求并不會特別嚴格,不同機構推出的碳賬戶在應用場景和底層算法等方面可能都存在差異,愿否打通要看各家意愿,能否打通需要統一標準。通過公益性碳普惠形成的碳積分,與商業性碳交易框架下的碳資產,本質上是兩個概念,除了量化標準方面的差異外,更重要的是確權要求,只有經過主管部門確權后的量化減排量,才能成為可交易的碳資產。

      目前,北京綠色交易所正在主管部門指導下研究設計個人碳賬戶,爭取能夠早日推出,為個人踐行低碳生活方式積極探索更多的激勵方式。

      “碳達峰碳中和”會提供經濟增長新動能,拉動新的投資,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與經濟社會發展不矛盾。結合碳減排目標,企業可以碳資產管理為切入點,通過綠色信貸等金融手段將資產價值最大化,同時加強技術研發和能力建設。

      責任編輯:張華

    機房360微信公眾號訂閱
    掃一掃,訂閱更多數據中心資訊

    本文地址:http://www.sorostrading.com/news/2022617/n9482146687.html 網友評論: 閱讀次數:
    版權聲明:凡本站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轉載聲明:凡注明來源的文章其內容和圖片均為網上轉載,非商業用途,如有侵權請告知,會刪除。
    相關評論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評論表單加載中...
    • 我要分享
    推薦圖片
    最新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亚洲A∨无码男人的天堂,欧美一级特黄大片视频12
    <bdo id="imm2m"><noscript id="imm2m"></noscript></bdo>
  • <menu id="imm2m"><table id="imm2m"></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