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yqigy"><object id="yqigy"></object></code>
  • 機房360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軟件外包 ? 劉積仁:軟件外包成本重壓,東軟“去印度化”

    劉積仁:軟件外包成本重壓,東軟“去印度化”

    來源:機房360 作者:Lily編輯 更新時間:2011-6-7 10:02:27

    摘要:與中國很多企業家一樣,東軟集團董事長劉積仁喜歡讀《毛澤東選集》。他說:諸如“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敵進我退,敵退我擾”等毛澤東軍事思想經常給他很大啟發。

      “中國軟件外包的模式如果不發生重大改變的話,這條路是死路一條。”在位于沈陽的東軟軟件園內,劉積仁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他的理由是中國不斷上升的成本。
      
      成本之壓
      
      當勞動力成本優勢不再的時候,軟件外包也面臨“產業升級”
      
      劉積仁表示,工資上漲、人民幣升值,同時員工的基本生活需求也在上漲,“盡管現在還沒有印度勞動力成本高,但一定會超過印度”。
      
      就軟件外包行業而言,他有一個預測:未來行業平均工資水平每年將上漲10%。
      
      制造業就是前車之鑒,當勞動力成本優勢不再的時候,軟件外包產業也面臨“產業升級”。
      
      正是在這個邏輯下,東軟集團開始了一場“去印度化”運動,即重新調整業務結構,用劉積仁的話來說就是:東軟要戰略轉型。
      
      劉積仁認為,中國軟件產業需要“去印度化”,尋求產業升級。而東軟集團的做法就是,重新調整業務結構,原來是系統集成、軟件外包,現在調整成解決方案、行業應用、產品工程等。
      
      用句時髦的話來說,就是“向服務轉型”。劉積仁解釋說:過去的模式主要是賣產品、賣技術、賣人力,未來則是賣服務,即東軟集團幫助客戶投入基礎設施,這些客戶可能是來自醫療、電力、社?;蚴瞧渌袠I。這就像華為在國外某些地方的做法,這些國家的電信運營商財窮勢弱,華為免費為其建設基礎網絡,但與電信運營商進行收入分成。
      
      在他看來,印度模式失敗之后,中國軟件業的學習對象還剩下愛爾蘭——基于行業應用做出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軟件產品。但這條“模仿的道路”走不通。
      
      東軟集團嘗試了兩條道路。第一條道路是以顧問咨詢、實施、售后服務拉動某一行業的解決方案,比如社保、電信、電力等行業,這條道路類似于IBM。
      
      劉積仁說,最近IBM表現得很好,市值已經超過微軟,這證明這條道路很有價值,“微軟是產品公司,IBM是服務公司,這個故事給中國企業的啟發是,服務公司最后超越了產品公司”。
      
      劉積仁舉例說:就像東軟的“熙康計劃”,其將醫療設備、數字醫療解決方案提供給醫院等機構,但不直接收費,而是根據“有多少名患者使用了這些設備,每名患者付了多少費用”等來進行收入分成。在東軟集團內部,這類業務被定義為“行業解決方案”。
      
      另一種方式是產品解決方案,用劉積仁的話來說就是,“我定制一套手機方案,手機制造廠商不需要任何研發,就可以制造、貼牌,然后到市場上銷售。開發、設計,我全搞定。”
      
      在手機、汽車電子,數字醫療等領域,東軟集團有很多這樣的嘗試。這種產品解決方案模式,由其“產品工程”業務發展而來。
      
      東軟過去曾基于手機終端、汽車輔助駕駛設備、數字醫療等硬件產品進行軟件開發,這些軟件最終由制造廠商集成于硬件之中,然后貼牌,推向消費者。
      
      對于制造廠商而言,產品解決方案比產品工程更高效,更低成本,這是因為他們省去了篩選軟件并進行集成的麻煩。
      
      東軟轉型
      
      更大的變化并不在于業務模式,而是商業模式
      
      更大的變化并不在于業務模式,而是商業模式。過去做產品工程時,項目發包方給東軟付費的模式是“員工人數、工作時長、單位工資”等數據的乘積。“我20人做一年,就給20人一年的錢。”劉積仁覺得這種模式未能使軟件開發的價值獲得最佳體現,“因為不管硬件產品最終賣多少,東軟最終分成是固定的”。
      
      但在過去十年,這種模式卻在中國軟件行業迅速發展,原因有二:一是旺盛的本土需求;二是中國本土便宜的工程師資源。
      
      劉積仁認為,未來產品解決方案可以實現的商業模式是,“不按人頭收費,而按你賣出的產品收費”,比如賣出100萬臺車、500萬部手機,就按賣出的手機數量收費。
      
      “這就從項目外包模式轉向了服務模式。”劉積仁認為,這樣做的好處是,產品可復用程度高,不象“產品工程”時代,每次開發都只能使用一次,不能多次售賣,“以前的商業模式,是賣小時,賣多少個人,現在是賣IP售權”。
      
      未來,各種概念車、概念手機或者其他概念產品,將由“產品工程提供商”提供,廠商看中哪個方案,就購買哪個方案去生產。劉積仁透露:今年東軟集團將推出汽車行業、手機行業的產品解決方案。
      
      劉積仁認為:從數字經濟到互聯網經濟,再到移動互聯網時代、云計算時代,軟件產業也將由此進入一個“App”時代,開發者、應用提供商、服務提供商通過谷歌、亞馬遜、百度這樣的平臺,與消費者零距離了,消費者通過各種終端,可以隨時隨地享受各種互聯網應用與服務。
      
      “這個時代的特點是,各種平臺擁有海量用戶,東軟作為軟件產品提供商,可以分享他們的用戶。”劉積仁透露,東軟集團將基于手機、汽車電子系統推出各種互聯網應用與服務。
      
      “不要拷貝別人。”在劉積仁看來,東軟的經驗就是要走中國之路,而不是美國之路、印度之路等。
      
      毛澤東軍事思想中的“靈活機動”備受劉積仁推崇,他說東軟之所以能夠幸存下來,正是靈活機動的結果。
      
      劉積仁表示,就目前而言,這種“靈活機動”思維體現到東軟就是,就在全國還在大規模搞外包的時候,東軟已經悄然轉身。早在兩年前,東軟開始重新定位,向“以服務為核心”的模式轉移。劉積仁認為,軟件外包是以人力資源獲得國際市場,但隨著中國人力資源價格上漲,這種模式將在中國“進入死胡同”。
      
      責任編輯:Lily

    本文地址:http://www.sorostrading.com/waibao/rjwb/201167/n709822216.html 網友評論: 閱讀次數:
    版權聲明:凡本站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評論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評論表單加載中...
    • 我要分享
    更多
    推薦圖片
    在车上疯狂抚弄她娇喘视频
  • <code id="yqigy"><object id="yqigy"></object></code>